image00188

创作背景:黔东南的“芦笙节”与祭火

 

  在贵州黔东南地区,有许多古老民族,至今保留着完整的生活习俗和风貌。2016年2月我有幸受邀,在苗族盛大节日“芦笙节”期间去体会采风。


  苗族节日“芦笙节”延续历史千年,是苗族迎接春天到来的盛装聚会。各村寨的青年男女在长辈们的组织下从各山寨村落聚集在一起,载歌载舞,祭祖祭神,包含着对祖先的怀念歌颂,对天地回春的庆祝,对自然之神的祭拜,对族群团结昌盛、青年男女幸运结识的祝福。

 image00083image00114

苗族盛大节日“芦笙节”现场

 image00097

《火神》系列——面具 姚庚 摄

 image00218

“芦笙节”现场篝火素材之一

 image00239

《火神》系列——涅槃 姚庚 摄


  尤其在节日的最后一个晚上,他们会更大规模地聚集在一起,点燃兴旺的篝火,燃放禮花鞭炮,载歌载舞中一片欢腾,在预示着族群昌盛、家庭兴旺、男女喜结良缘中,节日进入高潮,这是多么热烈与精彩的民族生活啊!


  这一组《火神》作品,就是我在2016年2月22日,在黔东南都匀的凯里的盛大苗族聚会上,由拍摄的篝火素材逐渐完成

的。

 image00231

《火神》系列——凤凰 姚庚 摄

 image00244

《火神》系列——火神殿 姚庚 摄

主题:火神的崇拜

  “火神”的概念,在人类文明史的各个地域与民族中古老悠久、内容神秘丰富,在神话传说、宗教仪轨、文学艺术中存在,在近时期大量的绘画、雕塑、音乐、戏曲中不断出现。


  中国最早供奉的火神是祝融、炎帝、回禄,中国民间有以炎帝或燧人氏为火神的说法,远古时燧人氏钻木取火,使人类进入熟食阶段。后人尊其为火神,又称火德真君,定时祭祀。我国北方信奉萨满教的民族中,火神被称为火神公,南方有称火帝君,或种火老母。西南少数民族把燃烧的火焰视为火神的化身,或把锅庄石、火塘灶等视为火神的象征,使家族繁衍兴旺的保护神。火神远比其他自然神更经常受到崇敬和供牲。


  在著名的希腊神话里,火神叫赫淮斯托斯,是希腊十二主神之一,罗马名字是Vulcan,宙斯与赫拉的儿子。他在天神中长得最丑陋,却娶了最美丽的女神阿佛洛狄忒。阿波罗驾驶的日车,厄洛斯的金箭、银箭都是他铸制的。


  在现代文化与艺术中,“火神”可以有新的命名,赋予新的意义、新的形象与故事创作。

火的哲学理念

  从自然科学的角度上说,火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存在与运行最首要的条件,包括人类的诞生,因为太阳是地球出现的基础,太阳之火给予冰冷宇宙以热量。否则,在水如金属般坚硬的冰冻世界中,生命亦无可孕育。在水与火交汇于恰到好处的温暖世界,地球孕育了蓬勃的生机,成为宇宙中最有灵性的天堂。


  从哲学的角度上说,冷与热,水与火,是对立统一的矛盾。没有这个对立统一,世界是倾向极端的,不能孕育灿烂美好、充满生机,从低级到高级、从微生物到植物、动物组成的生命世界。


  我们的美食,许多生活用品与科学技术,是在把控好火与水之后才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失去人为能力控制的水火,往往成为生命世界的灾难。世界失去了火与水的平衡,多少万年之后,地球失去了和谐,变成炽热或冰冷的星球,人类社会又将走向何处呢?

 image00212

《火神》系列——火神堂 姚庚 摄

火与魔幻艺术的摄影创作

  摄影与影像艺术和它们的姊妹艺术绘画一样,不只有对某个场景、某个对象如实记录的再现能力,还有超越具象、更多更宽的审美追求和发展前景,那就是向幻想的、意象、抽象的阶段发展,向某种概念、观念、现代艺术以致未来的什么摄影艺术发展。

  魔幻艺术古已有之。原始崇拜与宗教是人类早期产生魔幻倾向艺术的发展源头。从人类文明发展的早期到现在,流传着原始崇拜、迷信占卜,以至之后相当成熟的宗教信仰活动,对诗词绘画、音乐歌舞、雕塑建筑、服饰礼仪、工艺祭祀用品的持续发展,都起到过长期重要的支撑作用。


  魔幻风格摄影和常规摄影一样,素材虽多来自生活环境与自然常态,但塑造的是一种非自然的魔幻性场景,灵感来源于先人或各民族地区对鬼神的膜拜或宗教信仰。


  《火神》系列作品是用摄影对魔幻文化和摄影语言创新的探索。作为现代艺术,它们亦是古老文化到今天在心灵的感悟,是对历史文化、信仰传说新的诠释与情感表现。它们与音乐、动漫电影等艺术有更多的结合时,会具有更丰富的魅力。

火神》中的形态,取素材于拍摄的篝火。在黑夜中拍摄较满意的火焰,要根据不同的亮度调整感光与快门速度等,以达到较好的曝光与清晰跳跃的火焰。我用佳能EOS 5D Ma rkⅢ相机和24-105mm镜头,速度在200至1000分之一秒不等,ISO在300左右。由于火焰与环境的明暗对比很强,最亮处常常不易有很准确的曝光。这些要在后期中运用PS软件加以弥补调整。


  记得当时,灵动旺盛的火焰美感强烈,其中莫测的抽象美感和以往的经验促使我进行了较多的拍摄,忽略了记录欢腾的人群的珍贵场景。


  在对原始图像的整理中,我有意地寻找并发现许多篝火或火焰的局部,在进行镜像和扭曲、组合处理后,可以成为近似鬼神或动物、面具的形象。许多作品的细节与色彩,要不断地修改调整很多次。如“面具”这一幅,几次完成后又推翻重新制作,花费了不少精力时间。具有细节背景的制作难度也较大,因为它们不易从常规具象的片子获得,慢慢挑选后再拼接制作,调整到适合的影调。

image00193

《火神》系列——火神狼 姚庚 摄

 image00178

《火神》系列——火神牛 姚庚 摄

理念中的“对称之美”

  对称,是宇宙万物中具有灵性之物,尤其是生命运行时重要的形态特征,意义值得深思。人的面容與体型、动物的形态与花朵的结构都是对称的,建筑、车辆、武器等等,也往往是对称的。在艺术与美学的历史上,对称性造型在中国,也在世界各地古老文明的遗存与传统工艺中古已有之、普遍存在。对称美学,给予了从视觉到心理上平稳平和、崇高端正、全面融通的力量。对称之美,对称之妙是关于“美”的永恒的定律。《火神》系列中对称的造型,有些是传统形象的元素,有些是现代艺术的节拍,包含着传统与现代两种审美共通的力量。

理念中的“意象之美”

  意象,常常是指介于抽象与具象之间、包括创造性形象的一些艺术创作,能明确看出表现的是什么客观事物,但装饰风格强烈、变形与艺术提炼很多。国画中的某些大写意花乌山水,就可归为意象。“意象之美”同样是视觉艺术,尤其是现代艺术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火神》系列的形象主观创造性、想象性强,既不是现实中存在的什么事物场景,又非单纯的点线面色的表达,具有创作角色的含义,我认为是意象性的、魔幻性的艺术。

创作手法

  首先要说,这个系列的主题与创作,我是在之后对图片的制作中逐渐确立形成的,并不是当场或之前先期制定好的计划《火神》中的形态,取素材于拍摄的篝火。在黑夜中拍摄较满意的火焰,要根据不同的亮度调整感光与快门速度等,以达到较好的曝光与清晰跳跃的火焰。我用佳能EOS 5D Ma rkⅢ相机和24-105mm镜头,速度在200至1000分之一秒不等,ISO在300左右。由于火焰与环境的明暗对比很强,最亮处常常不易有很准确的曝光。这些要在后期中运用PS软件加以弥补调整。

  记得当时,灵动旺盛的火焰美感强烈,其中莫测的抽象美感和以往的经验促使我进行了较多的拍摄,忽略了记录欢腾的人群的珍贵场景。


  在对原始图像的整理中,我有意地寻找并发现许多篝火或火焰的局部,在进行镜像和扭曲、组合处理后,可以成为近似鬼神或动物、面具的形象。许多作品的细节与色彩,要不断地修改调整很多次。如“面具”这一幅,几次完成后又推翻重新制作,花费了不少精力时间。具有细节背景的制作难度也较大,因为它们不易从常规具象的片子获得,慢慢挑选后再拼接制作,调整到适合的影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