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之前的《人体摄影发展历史之艺术》继续关于人体摄影的裸体与经典。古希腊与古罗马的美丽雕塑在历史上一直激发着画家和摄影师的灵感,到了 20世纪这种经典的影响被用子艺术,政治甚至色情的用途。在20世纪早期,裸体主义运动用年轻健康的体操运动员在阳光下或在纯自然风景中的图像赞扬人体姿势的美感,到了 1927年。埃利•索尤勒佐格洛•塞拉伊达丽(1899-1998)(就是著名 的内利)拍摄了在帕台农神庙的神柱之间裸身跳舞的俄罗斯舞者尼古拉和莫娜•派瓦,她们就像古老神话中众神的化身一样,裸体女舞者的照片给她造成了一场诽谤事件。但也使她声名鹊起。

无论在哪里,如果裸露的人体是拍摄的主体,那么在私下里拍摄的照片中总可以找到性的含意,德国摄影师赫伯特•利斯持 (1903-1975)在希腊遗迹的背景中摆布拍摄裸体男子,特别是让•考•克托的图像,其灵感受当代文艺家的影响。在这些同性恋式的,高反差的广角照片中,裸体男子与古代雕塑并列在一起.提供了一种永恒与神秘的视角,使人体和神庙具有同样重要的地位,不过他直到辞世也未发表这些作品。

在20世纪30年代政治权力阶层开始使用裸体运动员的图像。以展现民族显著的无比优越感拍摄对象的身体是完美健康的,他们的头脑也是为本国的更高理想服务的,在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和斯大林时代的苏联。达达派与超现实主义者的艺术尝试被看成是颓废的,造成很多先锋派艺术家离开欧洲前往美国。

活着的雕塑(1936)。此明胶银版照片表现了德国10项全能选手埃尔温•胡贝尔在里芬施塔尔面前摆出古典雕塑的姿势,体现了古希腊思想莱尼•里芬施塔尔
活着的雕塑(1936)。此明胶银版照片表现了德国10项全能选手埃尔温•胡贝尔在里芬施塔尔面前摆出古典雕塑的姿势,体现了古希腊思想

用追溯古代光荣的方式拍摄裸体是为政治宣传服务的.在这方面登峰造极的人物是莱尼•里芬施塔尔(1902-2003)。她在1936年拍摄了柏林奥林匹克运动会.其电影作品《奥林匹亚》鼓吹了希特勒德国运动员的英雄形象,她的摄影集《奥林匹克竞技中的壮美》则不那么出名,她在眩目阳光下拍摄的男子健美身体的影像,使她得到了希特勒的赏识,也使她余生生活在阴影下。但把政治内涵去掉,里芬施塔尔作品的枝艺与人体美直到现在仍被人们所赞赏——虽然她只拍那些最具表现力的人体,较少引起争议的是她拍摄的努巴人(苏丹的一个古老民族),在20世纪60年代,她用7年时间记录这些人的美丽,传统以及美德,同样她的兴趣点集中在具有优美体形的部族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