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从小就被叫做“傻大个”

跟大多人站在一起

他总显得鹤立鸡群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说他傻是因为

他明明能在智商测试中获得高分

却在课堂学业中表现得一塌糊涂

老师理解不了,说他太懒惰

父母知道他有病,便由着他去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在整个成长过程中

很少有人知道他得了PDD

一种叫孤独障碍的心理疾病

人际交往困难、兴趣狭窄

行为方式刻板在这种疾病中

表现得尤为突出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也正因如此

他的童年几乎都一人度过

家住在萨克拉门托的郊区

周围被小溪、棕榈树、竹林与果园环绕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他把大把的时间

都用来探索周围的环境

建筑堡垒和树屋、捉青蛙

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活动

却成了他整个童年最大的乐趣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及至进了高中才一个月

他就受不了学校的环境

而选择辍学去找住在圣地亚哥的弟弟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但学校的辅导员却并不想就此把他放弃,

为了让他回学校,他想到一个计划:

全校的课程任由Poppleton挑选,

如果他喜欢某一种课程,

他就有理由留在学校里。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Poppleton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摄影

“这是最让我兴奋的课程,

而且我从没发现这么棒的老师。”

毕业那年他已成为学刊的御用摄影师

毕业后回到家中的他

还在父母的旧车库开起了工作室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在孤独的影像世界中

他小心翼翼地探索自己的内心

但这种方式毕竟不能长久

他不能总依靠父母的接济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另一方面朋友知道他学摄影

各种婚纱摄影、亲子摄影的请求

源源不断地找上门来

于是从1993年勉强同意

拍摄朋友的婚礼以来

他就再也没能停下来

一拍就是17年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期间在国际婚纱及人像摄影领域

取得众多荣誉

但2010年的一天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他却在酒店房间痛苦地彻夜难眠

“我厌倦了旧的,

我强迫自己拿出新的想法,

甚至有时不想再拿起相机。”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这时一个收藏店的老板打来电话

让他拍摄12幅日历影像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一夜未眠的他痛苦地蜷缩在床上

也正是此刻灵感再度降临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在黑光灯下拍照?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

突然产生这样的想法

但冒着职业生涯最大的风险

他还是这么做了

“在黑暗的工作室中,

我在紫外线的照射下,

把荧光的染料涂在模特身上,

咔嚓一张,出来的效果把他惊呆了。”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从非洲稀疏的草原风光

到神秘莫测的海底世界

他的世界仿佛重新打开了一扇大门

世人也被这一绝美的视觉影像震撼了,女性的形体之美,与大自然的壮丽景象完美融合,在黑暗的背景下,竟能出现一幅幅如此惊艳的图像。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凭借这一创新性的突破,

Poppleton再次揽获众多荣誉,

不仅获得“最佳人像摄影奖”,

还登上Bill Hurter的书籍“最佳婚纱摄影”第三章。

各种报纸、杂志、媒体纷纷报道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问及当初如何想到这个极佳的创意,

“傻大个”诚实地回答道:

“我没有寻找它,是它发现的我。”

荧光摄影John Poppleton

23年

他像个傻子般忠于拍照

别人说他的创新只是幸运

可是上苍只会眷顾那些善良执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