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男性裸体

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期,人体影像的内容以女性居多,其创作者多是男性,人体摄影大多遵循从经典艺术中继承下来的学院式传统手法,欧洲在这方面尤其如此。但是,60年代不稳定的社会状况,促进形成了创作人体影像新方法的基础。

在自拍像流派方面,三位同时代的摄影师打破了这个禁忌.。虽然他们都拥有极其不同的风格,迪特尔•阿佩尔特(德国, 1935-),扬绍德克(捷克,1935-)和阿尔诺拉斐尔明基宁(芬 兰,1945-)的大多数作品都奉献给了自拍像,甚至给了自身裸体像。

人体艺术摄影发展历史之男性裸体-淘宝摄影
上图 摄影师阿尔诺拉斐尔明基宁
蒙马儒尔修道院,阿尔, 1983,拍摄于梵高曾写生的地方,明基宁评价说:“我怀着深深的谦恭,虽然仅是一瞬间进入梵高的视界,也带来的巨大的快乐!

迪特尔•阿佩尔特展示人体时使用一种冷滇而坚硬的方式.就像是戏剧、绘画、雕塑的混合体。通过所用材料的粗线条纹理.,不寻常的透视方法与构图,造成人体被粗暴的非人性化的对待而令人不安.

扬•绍德克曾生活在苏联解体前的布拉格,通过照片表达他在性方面的困扰,大多数作品是在老旧,狭小的地下室中完成的。 房间墙皮不断地脱落,仅有一个小窗户,以及绝对需要谨慎的环境。都是他创作的不利条件,绍德克拍摄色情作品,其中有些仅有女人,也有男女同为主体的。但男主角通常就是摄影师本人.,他给照片手工着色,以赋予作品特点与意境,他于20世纪90年代创作的色情艺术先锋派作品,终于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承认。

直到20世纪60年代,男性裸体的表现方式还只限于打扮成战士,运动员或模特。但在明基宁的作品中,男性人体自身成为真正的拍摄对象,成为一种抽象的雕塑,他身髙大约两米(6,5英 尺)旦骨瘦如柴,他让胶片幅面弯曲,有时以剪影方式拍摄,他的系列自拍影像中,他让部分身体与自然环境结合起来并采用特写方法拍摄,看上去好像已经失去了本身的功能,让人感觉荒谬的是,他完全展示自己带有缺陷的身体。但很少展示面部,他经常将身体放在祖国芬兰质朴而完美的北欧风景中拍摄。

约翰•科普兰斯(1920-2003)是具有盎格鲁血统的美国人,在上世纪80年代追随明基宁的足迹拍摄自己并不完美,衰老的裸体。他这种展示并拍摄自身的表现欲望就像照镜子一样平常,并用人体衰老的残酷进程无情地挑战观众的心理。

人体艺术摄影发展历史之男性裸体-淘宝摄影
上图摄影师罗伯特•马普 尔索普
《托马斯》(1986)马普 尔索普作品介于性挑逗和高雅唯美之间,20世纪70年代期间,他的男性人体摄影作品因构图精美且富有冲击力,得到世人认可。

和上述的这些摄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还有一批以展现男性身体美为主旨的摄影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国人罗伯特•马普 尔索普(1946-1998),得益于运用影室布光和大中画幅相机方面的高超技巧,马普尔索普在已经非常理想的人体上进一步夸大了平滑与完美的特质。在这万面他受到了霍斯特与时尚摄影师乔治•霍伊宁根-许纳的影响,在他的男性人体黑白作品中展现的雕塑美以及性的诱惑。都是别人无法超越的,同样是在美国格雷格戈尔 曼(1949-),布鲁斯•韦伯(1946~)和赫布里茨(1952,2002)继续在男性 身体美与性感方向进行探索。

2.女权主义者眼中的棵体

随着1953年诞生的 《花花公子》 以及1965年出版的《阁楼》,带有色情意味的女人裸体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在西欧和美国的特定人群中变成了时尚主题,这些人体形象完全从男性视角出发,生产者和消费者均指向男性。

20世纪60年代,反对男性这种自私的女权主义运动开始萌芽,到70年代已经具备较大的影响与力里,从此时开始,大批女性艺术家使用摄影与摄像手段,要求独立于男人凝视之外,收回属于自己的“性身份”,在1975年至1981年,美国艺术家弗兰切 斯卡•伍德曼(1958-1981)制作了一系列的自拍像以表达自己的性特征,自己的愿望.自己的焦虑,她经常拍摄与镜子进行私密 对话的场景.陶醉于自恋的思想,以及美丽终将逝去的事实,伍 德曼表达的裸体超越了性剌激的含义,是为她的灵魂服务的是一部自传式的情感日记,直到23岁那年她结束自己的生命,女权主义者决心保卫女性身体影像的所有权是这种自我反省式自拍像的理论基础,荷兰摄影师托托弗里玛(1953-)也在此领域贡献颇丰,